加入书架 首页
点击屏幕中央显示更多功能

第002章 悲催的长姐

第002章悲催的长姐

可是,如今想来,当时那可是自己的姻缘,而且这姻缘可是自己的妹妹从自己的手上抢去的呀,为了这事,当时自己还难过了好几天,可是娘亲说了,这是妹妹,妹妹嫁了好人家,以后有了出息,一定会对她好的。

如今想来,那个时候的她怎么会这么的傻,若不是她轻信了自己的家人,对自己的家人毫无防备,她也不会害死了自己的丈夫沈长林,从而得到一个这样的凄惨下场。

由于没钱买药,沈长林最后死了,而她受不了打击,也流产了,最后她被夫家的人给收了房子,赶了出来,回到娘家之后,她已然背上了一个克夫的名声!

也是她自己看不清形势,竟然还想着回娘家,结果呢,回到娘家待不到一年,就被娘家以二两银子的嫁给卖给了这个鳏夫,成就了她一生悲剧的开始!

想到从前的这些事情,夏晚晴更是潸然泪下,她颤颤巍巍的举起手中的剪刀,然后重重的插到了床上男人的心脏!

床上的男人因为剧烈的疼痛猛地睁开了眼,他看着夏晚晴满脸的不可置信,显然是没有想到夏晚晴竟然还有这样的胆子,可是夏晚晴看到他的眼神之后,心中一凛,更是连连举起剪刀,在他的身上狠狠的戳了无数下。

男人的头终于往左一偏,然后就瞪着眼,再悄无声息了,夏晚晴看着男人这一张脸,面容黝黑,蓬头垢面、络腮胡须!这个四十多岁的壮年男人,无论是同人吵架了,在外面受欺负了,赌钱输了,回家之后,总是要对着自己一顿打!

今天他终于再也张不开嘴,也再也不能够对着自己举起棍子,夏晚晴的嘴角露出一丝释然的笑来,她拿着剪刀,步履蹒跚的走出了家门。

不远处就是一条小河,往日里,她总是要去河边洗衣服的,清澈的河水中倒映着她的模样,才二十七八的年纪,老的就如同一个四五十岁的妇人一般。

水可以洗涤人的身体,也可以洗刷人的灵魂,夏晚晴想着就下了河,慢慢的往河中央走去。

河水没过了她的胸口,她觉得她的胸口一阵憋闷,这憋闷就是她一生的写照。想起来,十五岁之后,出嫁同沈长林相处的那三年,竟然是她最快乐幸福的三年,河面上倒映出了沈长林的身影,他还停留在二十岁的模样,还是那么的年轻俊逸,穿着青布短衫,对她温暖的笑。

“长林,是我对不起你!是我错了!”河水从她的口中进入,让她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,不过这样也好,死了之后,一了百了,河水很快就带着了她的意识,她将残破的身躯奉献给了河神,将她碎裂的灵魂也献祭给了河神,希望河神能够洗脱她的罪孽,还她下一世的清明!

……

烛光摇曳,一个老妇人趴在她的床边,夏晚晴看不清这老妇人的脸,这看到这老妇人后面盘起的头发之中有几根白色,灯光中床上投影出来老妇人身影,这清清楚楚的告诉了她,这绝对不是传说中的地狱!

夏晚晴伸出手来揉了揉自己的眼睛,明明不是已经死了吗?难道她跳入河中之后,又被人给救了?

她翻了一个身子,正欲沉沉的睡去,她的眼神突然就停留在了她的手上,她的手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了?这双手好像不过是十岁左右女童的手而已,为何会出现在她的身上,这也太过匪夷所思了吧?

再次翻过身,对着灯光,夏晚晴的手在灯光下投下了一片黑乎乎的小小的影子,为了确保是真的,她还掐了掐自己的手心,疼痛清清楚楚的告诉她,这是真的,这不是幻觉,她是真的又活了起来。

头上低矮的茅屋,还有屋子里面破旧的柜子,泛着白纸的木窗,这正是记忆中,几十年前,自己的家呀,她从小就在这里长大,对于自己的家,她无论如何都是记得到。

难道之前说过的一切都是一场梦?实际上她根本就没有嫁给沈长林,也没有卖给高湛?她努力劝服自己,那只是她的一场噩梦而已,只是这噩梦为何却偏偏这么的清晰,甚至是深入骨髓?!

回想着这梦中发生的一切,夏晚晴的眼泪不自觉的从眼眶滑落,她真的活过来了,她活在了从前,后来的一切都没有发生,这真的是太好了!

只是梦中的疼痛让她难以忘却,她好想痛痛快快的哭出声来,然后重新活过!

“呜呜呜……”情绪宣泄,她真的哭出了声来,然而她的哭声却是惊扰了她床边趴着的那一位妇人,妇人抬起头来,看着哭泣的夏晚晴,二话不说,就是拿着床头柜上的那根鸡毛掸子,狠狠的抽了夏晚晴一下!

“嘶!”夏晚晴痛的叫出声来,如今她的皮肤还很弱,还不如从前那般千疮百孔,后来的她,痛成为生活中一种最基本的调味剂,被打成了习惯!

“哭哭哭,你还有脸哭!”妇人面带怒容,她拿着鸡毛掸子,重重的抽打在夏晚晴的身上:“你前世没有吃过鱼啦?啊?我是短了你吃还是短了你穿了,啊?大冷天的学着别人去河里面抓鱼,怎么不淹死你啊?你这偷走鬼,你这么不早点死了?!”

妇人拿着鸡毛掸子一下一下的抽打在她的身上,夏晚晴连忙缩成一团,并且把被子裹在身上,妇人看着更加的来气了,她把她身上的被子狠狠的抽走,然后把她的衣服扒开,狠狠的在她背上抽了好几下!

鸡毛掸子的手柄打在夏晚晴的背上,道道见肉,条条红印!

“你说,你还敢不敢去抓鱼啦?!”妇人手执着鸡毛掸子,叉着腰质问道!

“我不敢了,我再也不敢了!”夏晚晴虽然还没有搞清楚状况,但是这句求饶的话,已经不自觉的脱口而出,显然平日里面她是说惯了这句话的。见她服软,这妇人又狠狠的抽了她几下,这才扔掉鸡毛掸子。等这妇人走远了,夏晚晴趴在床上,感觉后背火辣辣的疼。

疼痛让她刚刚还有些昏昏的脑袋瞬间清醒了过来,她终于想起来了,这一次的挨打是发生在她十岁的时候。

那个时候,约莫是阳春三月,这个时候的河鱼是最多,这一天,她实在是嘴馋,所以也经受不住诱惑,跟着村子里面的伙伴一起下了河,谁知道在摸鱼的时候,却被村子里面的小孩子推了一下,把她推到大堰水最深的地方,让她狠狠的喝了几口水。她又不会游泳,差点没淹死去,村子里面的孩子原本只是想恶作剧她一下,见到这种情况,也有些害怕,便把她拉了上来。

可是她人却是已经昏迷了,这些孩子们就把她扔在了河岸边,直到一个过路的村民经过,这才发现了她,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她的奶奶,她奶奶过来,这才把她拉了回去。

是了,刚刚这个打她的妇人就是她的奶奶陶翠雅陶氏,此刻她还是四十多岁的模样,这时的她正处于青壮年的时期,力气大的很,每天做不完的事情,让这个妇人的脾气十分的暴躁!

童年的时候,每次的挨打都让夏晚晴记忆犹新,虽然她并没有恨她,但是这些挨打的记忆却是深入骨髓,让她一辈子都忘不掉。

后来那鳏夫总是打她的时候,她总是能够想到她的奶奶,她也总是打她。只要她犯下一点点的小错,要么是鸡毛掸子,要么就是竹条,最严重的时候,她甚至会拿一种叶片坚硬还带刺的植物“羊骨裂”狠狠的抽她,在她的背部抽出一条条的血印。

不过这个都是正常的,村子里面的小孩子,哪个没有被父母或者是爷奶打过?她,只是被打的特别严重的而已,因为她挨打的分量,就已经将她弟弟妹妹的那一份打也给包容了进去。

她十岁,她的弟弟妹妹是一对吉祥的龙凤胎,只比她少了两岁,就因为少了两岁,所以她成了家里面最悲催的长姐!

挨打挨骂永远是最多的,做事永远是最多的,弟弟妹妹犯下了什么事情,也往往是她承担。

“你这偷走鬼、你这粪箕别的,你这千人骑万人踩的!”

每次她奶奶的打她的时候,真的就如同一个母夜叉,那狰狞的面孔,恶毒的诅咒,让她如今想起来几乎都不敢相信,只是她的亲奶奶能够做出的事情,这是她的亲奶奶能够说出的话来!

在她十二岁之前,爹娘还都不在家,只有爷爷奶奶在家带着他们兄妹是三人,她没有叔伯,只有三个姑姑,所以年轻的时候,爷奶对她爹有些溺爱,导致他爹有些懒惰,虽然在县城里面做事,但是并没有攒下钱来。

这个时候,她的爹娘都在县城里面做事,爹爹是店铺的小二,娘亲是成衣铺的裁缝,一开始的时候,他们是把她放在舅娘家,直到七岁那年她才回到了自己家。

下一章

关注官方公众号,方便下次阅读

微信内长按三秒关注

建议您关注公众号,以免下次找不到当前小说

温馨提示:

1、如果在微信内浏览,请直接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关注公众号,以免下次找不到当前小说。

2、进入公众号后,点击左下方菜单“看过的书” 进入 “阅读记录” 即可阅读本书。

下载客户端,签到领好礼
酷爱小说  m.lzread.cn

“加入书架”失败

你当前为游客状态,需登录后才可加入书架

长按下图识别二维码,马上揭秘!

退 出